首页 >> 娱乐 >> 正文

轻歌剧《风流寡妇》喜剧包袱彰显中国味道

2017-01-11 08:05:28 来源:北青网

轻歌剧《风流寡妇》喜剧包袱彰显中国味道轻歌剧《风流寡妇》喜剧包袱彰显中国味道(1 /10张)

  1月18至22日,国家大剧院新制作轻歌剧《风流寡妇》即将上演。这部由匈牙利作曲家弗朗兹•雷哈尔创作,风靡世界轻歌剧舞台百余年的经典作品将在国家大剧院焕发新的艺术生命力。1月10日下午,《风流寡妇》的排练厅中,该剧导演乌戈•德•安纳带领诸位歌唱家,为媒体展示了剧中第一幕的精彩段落。

  轻歌剧《风流寡妇》由匈牙利作曲家雷哈尔创作于1905年。这部非常典型的维也纳轻歌剧讲述了一段发生在花都巴黎的浪漫情缘。从前,蓬特威德罗国伯爵达尼洛与领地上前女仆汉娜因出身不同无法获得圆满的爱情,他试图通过巴黎的轻佻女郎去忘却这一不快。汉娜一气之下选择和一位富有的银行家结婚,但老银行家在婚礼当天就去逝了。在蓬特威德罗国驻巴黎大使一个宴会上,达尼洛与汉娜相遇。汉娜现在是富甲一方的寡妇,在场的男士前呼后拥都想和她结婚。大使为了保护汉娜手中巨额财产,避免这些财富流出自己祖国,要求达尼洛尽全力和汉娜结婚。达尼洛开始还“铁口”说不,却慢慢重燃了对汉娜的旧情而不敢直言。最终,为了爱情汉娜放弃巨额遗产,爱情迎来圆满结局的同时,巨额财产也回到了达尼洛名下。

  为了让这部展现维也纳与巴黎双重气质的轻歌剧作品更加真实迷人,国家大剧院邀请到了著名导演乌戈•德•安纳担任这一制作的导演、舞美设计和服装设计。乌戈导演将剧中原本发生在20世纪初的故事移植到20世纪二三十年代,当时在欧洲风靡的“阿德哥式建筑”以及“拉利克风格装饰”在舞台上频繁出现,散发着独特的时代韵味,马克西姆餐厅、艾弗尔铁塔等标志性元素的出现,则无时无刻不体现着巴黎的浪漫气息。

  作为一部维也纳轻歌剧,在《风流寡妇》中观众将有机会聆听到大量的圆舞曲、玛祖卡、加洛普等欧洲传统舞曲音乐。为了展现剧中原汁原味的音乐魅力,国家大剧院邀请到维也纳指挥家托马斯•勒斯纳执棒。这是勒斯纳指挥第一次来中国,更是他与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的首度合作。他向媒体介绍说:“雷哈尔在创作轻歌剧时,常常是为当时非常有名的‘大腕儿’写的,在演唱和音乐上要显得轻松愉悦,但实际对嗓音的要求很高。在《风流寡妇》里也有一些非常著名的唱段,比如第二幕的“维利亚之歌”,成为当时及之后世界上几乎所有优秀女高音的‘保留曲目’,还有就是著名的二重唱‘相对无言’也是非常优美的唱段。音乐上显得轻松,又要求技巧娴熟。”

  在剧中,女主角汉娜是一个外表光鲜却内心纯朴的角色,饰演汉娜的女高音歌唱家宋元明介绍到:“汉娜虽然生活在巴黎贵族阶层,但她其实是一个平民。她原本与男主角达尼洛相爱,但后来达尼洛家嫌弃她的平民身份,所以她出于报复嫁给了老银行家,但实质上是有名无实的夫妻。我饰演的这个角色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女人,她面对奢华的物质生活、围绕在身边的男人,却非常清楚自己应该追求什么。我在维也纳生活了很多年,当地大街小巷都能听到《风流寡妇》的音乐。维也纳人对于轻歌剧是一种疯狂的喜爱,可能在节日期间《蝙蝠》演的多一些,但平时《风流寡妇》上演得更多。我很早就学习过这部轻歌剧中的唱段,比如‘维利亚之歌’。我之前参演过国家大剧院《世界轻歌剧经典选段音乐会》

  ,但唱整部《风流寡妇》还是第一次。作为轻歌剧,它对我们的要求和平时的歌剧很不一样,其中有很多舞蹈动作,对我来说是很大的挑战。”

  另一位中国歌唱家石倚洁则在剧中饰演联络官卡西翁,在剧中卡西翁是大使夫人瓦伦西娜的情人。石倚洁介绍到:“我很喜欢这个角色,其实他的唱段并不多,每次出场都是和瓦伦西娜的爱情有关。这是我第一次完整演绎轻歌剧,对我而言也算是一种锻炼,在国外我演罗西尼、贝里尼作品多一点,那些歌剧作品和轻歌剧还是有很大差异的。轻歌剧是现在音乐剧的前身,音乐剧里唱只是一部分,除此以外还有舞蹈、对白和戏剧表演。在我近几年的演出中,有些歌剧里面也会用到一些舞蹈,但是没有那么难,这一次演《风流寡妇》舞蹈却是比较集中的。这个角色的性格和我的性格是非常不一样的,第一天来排练的时候,导演和我说在台上要跟瓦伦西娜有很多调情,人家就问我‘你会调情吗?’其实特别不擅长,但是唱歌剧也有十年了,之前的演出经历对我塑造这个人物还是有很大帮

责任编辑:薛乔(EK001)

深度追踪: